特區官宦極富創造性的五不像政制建議

30 06 2011

0. 極富創造性是一個大陸詞,是共黨中文,本來小的絕不喜歡用的,或許這個四不像的形容詞,才能「給力」地形容這群官宦四不像的創意。

1. 很明顯,無論方案多麼有創意,但唯獨是沒有諮詢過最有創意的廣大市民,對於小的來說,這是一個規程問題,程序上的不正義。而正正是這個程序不正義,臨急急就張,造成了一個四不像建議,一改再改就成五不像,而且大家轟轟烈烈,連番歪論,大家都未必有心留意了。

2. 此前一眾官宦,聲稱補選是一個「漏洞」。估勿論這是否正確的是一個漏洞,但這個補選這個特區官宦欲速閹之後快的怪物到底怎樣來的?倒要看看香港選舉的歷史了。

3.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1980年代開始建議搞直選,沿用英制無可厚非。九一立法局選舉的直選部分用了未改革前西敏國會的市民選區(Borough members)的雙議席雙票制。[1] 九五直選部分就成了當今下議院的單議席單票制。[2]這些都是個人當選,沒有名單,出缺要補選,乃多年成例。
4.主權移交過後,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立法會選舉的制度變成了政府所講的「比例代表制」,也是今天政府很多偷換概念的磨心所在。而事實上,香港這種投票法,技術應該叫「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在部分學者的觀點只能叫「半比例代表制」[3],因為結果很多地方並非完全代表選民意向比例,還有多數制的影響。因此,政府整天話尊重「比例代表制」精神都已經很都問題,根本個制度都是的一半比例代表,叫尊重真的很奇怪。

5.先不說比例代表制,還是半比例代表制了,補選到底和比例代表制有沒有衝突呢?緣說英聯邦內的紐西蘭和英國本土的蘇格蘭,還有愛爾蘭都有用比例代表制,但他們依然保持補選,說補選是漏洞,不符合比例代表制,說不過去吧。紐西蘭更是和香港有點類似,由全部單議席單票制,引入部分比例代表制,而且愛爾蘭更是沿用STV,即是排序法,選民不是打剔,而是排出對候選人的喜好順序,這樣是完全可以重點選票遞補的,澳洲的塔斯曼尼亞就是這樣,但愛爾蘭依然堅持補選,很難說人家也堅持漏洞吧。[4]

7. 某林姓官宦多次援引德國,芬蘭和波蘭的例子,但他們的比例代表制和政黨關係密切(Party List System)[5],而且很多細節,很明顯官宦們是想刻意忽略,瞞天過海。就拿德國來說,他們似乎正正是台灣現實單一選區兩票制的老祖宗,選民一票選小選區的候選人,一票全國選黨(這一半才是比例代表制)。根據德聯邦選舉法第48條規定,由政黨名單當選議席出缺,同名單上次位遞補,人數不足以遞補,則議席懸空直至當屆國會任期結束;地方選區選出議員出缺則需在60天內立即補選[6]所以德國其實有補選的,而且政黨票部分遞補不成,寧願懸空,也不會給輸家。

8. 大家可能說這些方案怎樣都和香港有些不同,對啊,筆者看資料時也很頭痛,皆因香港立法會地方選區的選舉方法,真的沒有甚麼朋友,根據維基百科,依然沿用SNTV只有阿富汗、約旦、波多黎各政黨票全島選區、和印尼的上議院。日韓台都曾沿用該制度,但最後只剩下日本參議院的部分議員。[7]

9.這樣的情況,你做林官宦,看怕你都說不出「嚴格來講我們只可以參考這些地方的遞補機制」,當然要偷換概念,說些讓大家仰慕地方的例子。但就算在這些例子中,阿富汗的選舉制度依然是不明不白,印尼、日本、波多黎各都是明確政黨名單,同名單替補或政黨再提名,約旦是會搞補選的![9]

10.說這麼多,我們再看看上亞里畢道當局給我們的建議,本來最大餘額遞補名單的方案,已經是被大家戳破,乃當局一大發明。而且魔鬼在細節裡,去到沒有人願意遞補,還是要回到補選這個漏洞!你說是漏洞為何還要回到漏洞?

11.再看看林官宦昨天的方案:

「今後按照《基本法》第七十九條,或《立法會條例》第十五條,若立法會有議席出缺,就由離任的議員在大選期間原有名單的候選人來遞補……若因這張同一名單上的候選人,不願意出任做議員、或是已喪失資格而不能出任做議員,我們就按照原先在藍紙草案提出的最大餘額遞補名單來填補這議席。最後,若原有名單和最大餘額遞補名單都不能有人可以繼任,我們就進行補選。」[10]

本來根本就沒堵塞「漏洞」,只是將一套英式的「漏洞」,加個土法煉鋼的關卡上去,已經四不像,現在還要加個假德國頭盔上去,還不是五不像?所以現在拿個五不像方案,根本不是堵塞漏洞,只是放一些關卡,然後鴕鳥政策。有種就學德國人,出缺無人遞補,就選空議席四年,那才叫堵塞「漏洞」。

12. 當然誠如上文所言,筆者從不覺得補選是「漏洞」,愛爾蘭這些真比例代表制,明明有條件重新點票找人遞補,都要補選,可能我不懂愛爾蘭文,至少未聽過愛爾蘭的英文世界,有人說這個補選是「漏洞」。

13. 這般反智的當局,提出這般的建議,還接受民眾檢驗的誠意都無,大家識做啦。


備註:
1. 1991年香港立法局選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2. 1995年香港立法局選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3. Semi-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4. 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 –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5. Party-list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6. Bundeswahlgesetz § 48 Berufung von Listennachfolgern und Ersatzwahlen – Bundesministerium der Justiz
7. 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 –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8. Amman MP passes away – Jordan Times, 23 Dec 2010
9. 政府新聞處新聞公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談遞補機制(六月二十八日)

廣告




馬尼拉旅遊巴慘案過後腦中二三事

26 08 2010

a. Where’s the Flag?

Half Mast for the Deads in Manila

此情此景,不禁想起10多年前的某報標題…..

幸好某部門疑似有「影帝」坐鎮,是日《蘋果日報》:

國務院得悉特區政府今日舉行全港悼念活動後,昨日向特區政府發出通知,容許今日特區政府所有機構及中央駐港機構,同時將國旗下半旗致哀。過去兩日,港府只安排轄下機構將下半區旗。

b. 挪威獨立

以下摘錄自維基百科條目「瑞典-挪威聯合解體」:

領事風波

「領事風波」是聯合解體的一個遠因。自1814年挪威被迫與瑞典結成聯合起,瑞典外交部便總理兩國外交事務。故此,世界各國只有瑞典派駐的大使和領 事。挪威自1850年代起就成為海洋大國,在外的挪威人較瑞典人更需要向領事求助;挪威船隻經商的大城市卻不一定有瑞典領事駐守,瑞典領事也經常不顧挪威 人利益。

挪威船員對瑞典外交政策越來越不滿,反對聯合的左翼黨也致力爭取挪威對外派駐領事,作為解散聯合的步驟。支持聯合的右翼黨認為保持聯合可使挪威得到軍事保護,但瑞典於1895年威脅以武力把挪威留在聯合時,右翼黨的理據便不攻自破。

挪威左翼黨首倡不妥協的「拳頭政策」,右翼黨也強烈爭取「實際上」的獨立,要求挪威和瑞典起碼在聯合中有平等的地位。雖然兩黨都致力以協商解決爭議,但輿論卻越來越激烈。

為何有此想法,且看新華網馬尼拉8月24日電:

中國香港遊客在菲律賓遭劫持事件發生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派工作組赴菲協助我駐菲大使館處理相關事宜。工作組24日上午從北京飛抵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中國駐菲律賓大使劉建超提前結束國內述職同期抵達

……

劉建超表示,菲律賓是中國內地和中國香港許多遊客希望造訪的國家,中方強烈譴責這次暴力事件,希望菲方盡快向中方通報事件調查結果,並在今後能切實保障包括中國公民在內的外國遊客安全,避免類似事件發生。

再看蘋果日報兩報導:

劉江華引述呂新華表示,明白港人對菲律賓政府及當地警方處理事件不力感憤怒,希望調查能客觀,但國家之間不會介入對方的調查工作,但同意會向有關方面反映香港民間聲音。

李少光又強調,特區政府會透過不同渠道,繼續強烈要求菲律賓政府就事件進行有質素、公正和公平的調查,找出事實真相,包括是否有人質被菲律賓警方流彈擊中,並按香港市民的訴求盡快完成及公開調查報告,但港府暫未要求參與菲律賓當局的調查。

c. 千島湖事件

以下摘錄自維基百科條目「千島湖事件」:

千島湖事件,又稱千島湖慘案,發生於1994年,起初為一宗刑事案件,案中32名台灣觀光旅客及船工在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的千島湖被劫殺,案發後,大陸地方政府起初隱瞞事件、繼而封鎖消息、查案手法粗糙、對家屬安排失當,最終使其演變成政治風波,也大幅提高了台灣人對台獨的支持度,成為台灣民眾對中國看法的一次重要轉折點。

再有很會「配合政府」的評論員發表如此高論:

「香港地區的特首不是國家元首,你不要搞錯了,要打也是胡錦濤打而不是你打,更何況胡錦濤也不可能打這個電話,這是小題大造… 可是呢(冷笑)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你這個特首(冷笑)必須要知道,你自己的地位不是有悲劇就可以亂碰亂跳的,有禮有節你是香港特區的代表,所以他說他希望 菲律賓當局要提出責任的報告,我這個報告提出來,誰有責任,關你香港甚麼事兒呢?(冷笑)這個報告出來,保險公司可以賠多一點嗎?…. 明白你(曾蔭權)要對香港人民有所交代,所謂有所交代,其實是善後的事情怎樣做,這是你的責任,你是不是高明,是看你事後怎樣做,而不是你把責任往菲律賓 一推!…」 (林忌筆錄)

結論如何,各位看倌自行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