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文磚] 悟以往之不寒

17 02 2010

最近天寒,網上現實不乏見人瓜瓜大叫。若是去年,自己也會穿得一個焗粽一般,才敢出街。自幼被父母稱為「薄皮雞」,某個敏感原造成的一個噴嚏,都總會惹來更多的外套,哪怕背脊開始流汗。就這樣,十多年過去了。

感謝維基大神,去年的11月,匆匆忙忙赴歐一趟。目的地是花都巴黎,但直航機位疑似爆滿,要取道更北的阿姆斯特丹轉機。打包好了,才記得上網查天氣,最低溫度四攝氏,還是濕凍。臨急拿多兩件毛衣,依然忐忑不安,心想定會病了。

到了阿姆斯特丹,到了巴黎,寒風凜冽,心戚戚寒。但其實人感覺寒,並非不能耐寒。巴黎也是穿著襯衫一件,毛背心一套,外加大衣,攝氏四度週街走,一星期後,健健康康回香港。

可是,回到香港,問題才來。溫度都是那樣,可是心就是凝著覺得很熱。11月到現在,數次降溫,穿得比過往都要少,總被父母問候,穿得夠嗎?怎樣答法,我相信你的智慧。但家母確回答說:我就說夠了嘛,都不知道你為甚麼要穿那麼多?(喔,忘了你更年期,根據某口服液的廣告,身體會不自主發熱。)

但過往衣服不是你蓋下來的嘛?不知道甚麼時候,人老呆癡的前焗掌,也會推倒更年期的自己,還要扔下一句疑似討打的:「我沒有說過甚麼甚麼跨境基建是香港經濟的靈丹妙藥呢?」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