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ale of Four Cities, City Two: Amsterdam with Royal Openess

14 11 2009

己丑四城記並序

阿姆斯特丹──王家的容忍

荷蘭理論上是我第一個踏足的歐洲國家,即是這次旅程的第一站,但我只計劃停留5個小時。這是一個頂癮的時間,在機場呆等,也不是太難,只是太浪費;但出城冒險,雖說死機舖機場(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離市中心15分鐘鐵路車程,但扣除回來機場安檢要預2小時,可能因不諳和荷語而迷路,風險也不小。但當你5點未夠,降落在寒冷的荷蘭,整個機場還沒有商店開門營業,要在這裡熬六個小時,任何人都忍不住要進入一下申根區了,假如你有免簽證的話。

國鐵抵達阿姆斯特丹城中心,天還沒亮,市區裡開的鋪頭也甚少。時間多了一個小時,因此膽粗粗地坐上輕鐵,到了阿姆斯特丹音樂廳外圍觀了一下,畢竟是全世界三大音樂廳之一,不得其門而入,在門外看看也是有幸的。

真正領教荷蘭文化的地點,是在阿姆斯特丹王宮後面走到正前面的小路上。荷蘭的開放,可是遠近馳名,甚麼同性婚姻、大麻銷售、還有娼妓交易都是合法的。但在這個時候,萬店尚未營業,青樓女子上一樁生意未完之時,哪裡才見識到?想不到正正在這奧蘭治龍宮之旁,竟然有間難免要摸身摸勢的中式按摩店。旁邊更厲害,櫥窗在半夜已然發光的,坦然展示著女性內衣褲得商店!

China Massage & Bra Shop next to the Palace!
阿姆斯特丹王宮(左)旁的中國按摩和胸罩店 * 按此放大 *

看到這文化震撼的一幕,毫不猶疑用相機拍下這一幕。荷蘭民風開放容忍,但想不到王家也是與民看齊,容忍這些在某些國家已經算是「特種行業」商店,生存於龍榻之旁,也可謂盡顯國格。我估計哪怕民主制的共和國總統們,也未必容忍到這些商鋪,開在自己的總統府附近。這就是荷蘭的絕妙之處。

回港和友人提及此事,有人大嘆在港督府面前散步也不行。的確,我飛往荷蘭,目擊示威者被攔路,飛回來看的第一份報紙上說,示威者被帶回警處。但似乎香港怎麼愈活愈活回去了。四十年前,明明可以這樣的……

40年前明明可以這樣的……
©Open Magazine

而荷蘭的過去,和香港也不無類近,都是通過填海造地,還有官商勾結,不過荷蘭商人是從封建領主將權力購買過來。但荷蘭經歷獨立戰爭之後,才漸漸從城邦變為統一的王國,並由最大的領主拿騷家族(Nassau)擔當國王,行君主立憲。

荷蘭是一個好例子,重商不一定不能民主,而且文化可能更開放。但就算香港領導人就算可以容忍家旁賣胸罩,都並非民主開放之日,估計都是作秀,遲早心中「道德」會作怪。

 

更多圖片在Flickr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