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ale of Four Cities, City One: Paris with Romance from Fustrations

11 11 2009

己丑四城記並序

是歲己丑,幸得維基媒體基金會成全,驛馬星動,四月內踏足三洲,遊歷三城,路過三城。因對其中四城,略有考察,特作此系文章以誌。

巴黎──來自無奈的浪漫

陽曆十一月,乃旅遊淡季,也的確不算是去巴黎的好時機。立冬時節,陰雨綿綿,再加上自阿爾卑斯直吹下來的凜冽寒風,更甚於廣東地區,舊曆年前後的「溼凍」。現在正值法國經濟疲弱,失業率高企,街上不乏乞丐和疑似騙子。可以說,就算眼前美景何等浪漫,上述景況加上法式官僚作風,浪漫經驗絕對大打折扣。

但法國電影,甚至遠東影劇,還是繼續大打「巴黎浪漫牌」,甚麼《巴黎戀人》、《巴黎我愛你》,還是長做長有,繼續強力放送。倒是法國的男人們自己極力否定這個「刻板印象」,或許想拋掉這「沉重包袱」。我在港的第一個法文教師,就曾經半調侃地說到:「你們說法國男人很浪漫嘛?一點也不,只是生活令人無奈而已。」

此話後半部一直令人費解,直到這次親身見識法式官僚作風,和法國人的應對方式,謎題似乎有了解答。

話說此次在戴高樂機場落地,首先就要到區域快線(RER)車站,買張巴黎版八達通──Navigo卡的週票。單單是這張週票就等了25分鐘,票務處人龍雖長,車站有5個窗口,當局堅持只開了3個窗口,官架子還真大。

一輪折騰去到車站月台,資訊螢幕則說到該線某站有人墮軌,全線慢駛,自己心想計劃未必順利實施了。倒是身旁的法國確是依然慢條斯理,把行李逐件逐件搬上車,不慌不忙,悠然自得。

上車以後,又是一輪呆等,我們這些遊客就開始掏出相機攝影了。法國人們則各有所作,文化人們在大衣裡掏出一本小說,或者《費加洛報》,開始沉入文字的海洋。年輕的獨行俠則帶上耳機,任憑音樂或噪音轟炸自己的耳膜。可是這些拉丁後裔的情侶們,可是有另翻情趣,有的開始打情罵俏,時而連續速吻三回,蜻蜓點水,點到即止,時而忘情來下法式長吻,有如唇上有超能膠,來個一吻不可收拾,直至天昏地暗;有男生伸手將女友攬近自己,女生便自動依偎在男生肩膀上;更有些相對而坐,伸手互簽,四目相對無言,任由時間就在眼神和專注中流走。突然一聲鳴笛,車門關閉,列車終於開動,車速依然緩慢,各人繼續各自有條不紊的謀殺時間行動。

在餘下的日子裡,在巴黎城裡城外,經歷不少無奈等待,被受官僚作風的欺凌,甚至臨走時行李寄倉,那法航職員膽敢公然在顧客面前和旁邊櫃台的職員閒聊,真是拿他們沒輒。因此自巴黎歸來,自我感覺似乎多了幾分耐性。

對生活節奏緊張的香港人而言,巴黎的官僚作風,可能是磨刀石,也可能是放鬆身心一劑靈藥。但面對官僚作風,哪怕孔聖人都會有幾分無奈,幾分焦急。或許帶上自己的愛侶,效法巴黎的俊男美女,既可以謀殺時間,進一步放鬆身心,還可以防禦這巴黎男女的閃光彈,畢竟子曰:「食色性也」。至於今日過節的同胞們,或許一個能夠談天說地的死黨知己,一起去闖蕩巴黎,相信也是抵抗這種法式官僚作風的良方。

當然在巴黎有不少朋友能共度時光,共同遊歷,但始終是香港人,心中的時鐘還是飛快地跑著,面對官僚作風,還是會無名火起三丈。倒是身邊的法國人能夠悠然自得,能夠放慢腳步,抽兩支煙充充電,或者和身邊人自製「浪漫」,抵抗官僚作風帶來的無奈。或許這就是所謂「你們說法國男人很浪漫嘛?一點也不,只是生活令人無奈而已」,因無奈而生的浪漫。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