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nostradamuskovich?

21 10 2009

好古樂者有一習慣,音樂會前必預習曲目,特別是衝著名家名氣去買票,事先沒有看清曲目的情況下,就更加要做。

本周蘇俄指揮大師羅傑斯特汶斯基( Gennadi Rozhdestvensky)的音樂會,就是衝著名氣買票,而無看清曲目,反正周四周六,曲目都是一樣。

Gennady Rozhdestvensky

Gennady Rozhdestvensky

但不看尤是可,一看就拍案稱絕,這個禮拜,好演不演,竟然來首蕭斯達高維契第十交響樂

蕭斯達高維契 (Dmitri Shostakovich)

蕭斯達高維契 (Dmitri Shostakovich)

不諳古典的人,可能還不知道我樂甚麼,樂迷估計也知道這首樂曲是多麼應景,特別是當下的香港。

為何?我人微言薄,還是聽聽香港管弦樂團助理指揮蘇柏軒(Perry So)講書先。

對啊,這首交響樂就是在偉大領袖史太林大元帥去見了偉大革命導師馬克思以後,蕭斯達高維契才敢拿出來首演,難怪有此傳聞。

Stalin!

Stalin!

但細心聽聽Perry講書,為何他口中的形容詞這麼像上亞厘畢道某個四不像豪宅的主人的呢?

咦?誰是這個?

咦?誰是這個?

這下大家可明白了吧?六日頭條下來還不夠,賣葛還埋下這個冷門笑話,真不能不服祂的鬼斧神工了。

突發奇想,有無人因此覺得蕭斯達高維契其實是作曲家的版本的諾斯特拉達姆士呢?  sosad

諾斯特拉達姆士(Nostradamus)

諾斯特拉達姆士(Nostradamus)

話說回來,諸君可能覺得香港管弦樂團,總是差那麼幾錢肉緊。好!來個蕭提爵士麾下的拜仁廣播電台交響樂團的版本吧

這首曲似乎聽解恨,在迷你史太林未腳痛以前,唯有精神勝利法一下,阿孟。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