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Pollini 看西九

22 03 2009

近日文化爭議不斷,西九的未來發展倒是再次進入我們的視線,再次浮上公眾討論的議程。

倒是最近一件事倒是想「串燒」一下,著名鋼琴大師,1960年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Maurizio Pollini來港一場全蕭邦曲目(4月15日),3月12日開售不足一日便叫滿座。

Pollini來港固然吸引人的眼球,但康文署的單張上的一句,倒是到出香港的可悲:「一代鋼琴大師,首次訪港演出。」 今時今日,可能著名的音樂獨奏家,獨唱家,都不知道香港在哪裡,或者不知有Hong Kong是甚麼鬼地方,或者會猜想這地方和King Kong有甚麼關係。說不定Pollini大帥也是幾個月前才知道我們這裏有這麼多他的粉絲。

但過往的香港,作為英國人在遠東的哨站,卻是音樂名家東來常到之地,就在Pollini成名前一年的1959年,大指揮家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首次帶著維也納愛樂東來(樂團的第二次東來) ,便在香港的利舞台,上演今日大家因為日劇《交響情人夢》而認識貝多芬A大調第七交響樂。

但現在,香港的場地肯定比利舞台好,但有多少當紅大牌,明日之星,曾在這個亞洲國際都會獻藝?Pollini也是成名將近半個世紀,才來到這個文化中心,娛樂我們一場而已。

相比之下,近年我們已經看到多少團隊或明星,數過家門而不入,去台灣,去上海,去北京,去廣州,甚至去深圳,澳門,也不來關照一下我們。香港自1960年代,似乎愈來愈向閉關,人家拼命往外連絡大牌,香港呢?試問若維持這樣的頹勢,香港怎樣通過西九,重振過往光輝?

不過,Pollini獨奏會的售票,我相信有不少真的被康文署那句宣傳吸引入場。搞西九的執事先生,與其考慮有沒有觀眾,不如想想如何吸引大牌來港獻藝,才是票房保證。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2 responses

15 04 2009
Abel

不来或未来过的大师多得很,康文署,艺术节,管弦乐团等等单位好应切实反省自家的老毛病。
最伤的是那年‘维港巨星汇’的PK,让国际艺坛对香港非常不满 – 卡雷拉斯演唱要‘送票‘,及后杜鸣戈又因康文署临时打退堂鼓而反面……
Harnoncourt从未来过香港,Brendel也好像没有(或许久没有),两人都80来头,港人铁定与他俩无缘相见。Gulda死了,伯恩斯坦死了,当下最红的Jaroussky,Netrebko,Villazon,Kaufmann,Florez,闻也没闻过HK不奇,因为人人说的‘三大’还是上世纪的那些人物…..

11 07 2009
SHAN

如果對西九有任何意見,很歡迎你來"西九講場" 發表你的意見!!

我們需耍你寶貴的意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