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拉威爾遇上崑曲

9 02 2009

對於怎樣把中國戲曲放入芭蕾舞,中國以前試過不少。但這中國國家芭蕾舞團(前稱中央芭蕾舞團)的《牡丹亭》倒是妙在把崑曲的對白短唱放到法國印象派音樂當中去,來做《游園驚夢》。當這拉威爾、德布西還有普羅哥菲夫遇上崑曲(還有Holst的《行星組曲》),倒是別有一番味道,愛樂的觀眾賞舞之餘,不妨估估歌仔。

這個芭蕾舞劇《牡丹亭》的編排倒不是現代得太難理解,畢竟原來戲曲是有劇情的,用芭蕾語言也交代得尚算明瞭,當然沒有傳統古裝戲那般清楚,沒有明顯的「戲(mime)」 ,但也沒去到現代芭蕾的境地。

倒是音樂的挑選值得一說,說不定雷斯毕基 (Ottorino Respighi)知道中芭這樣用他的音樂,或覺得死不瞑目:雷斯毕基筆下的馬戲團(自《羅馬慶典》)成了閻羅判官場景的音樂,我聽著也有點瞪目結舌。倒是結尾的婚宴場景也是用了雷斯毕基《羅馬之松》的終章「亞平安路上的松木」。倒是有點味道。

連續三晚都是去看表演,該好好讓感官休息一下,欲知更多詳情,且稍後找雨閒聊 。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