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城樂悠揚 加沙走廊砲聲隆

31 01 2009

新年音樂會的CD和DVD陸續到貨,連指揮巴倫邦也發文講述感受(應某網友之說:「真愛現」),這blogpost 也該發出去了。

前段時間在家的時候,總會開著CNN,有時也會轉去半島電視台(英文版當然是),加沙走廊的狀況的確惹人憂,500多人已經為以色列和哈馬斯這場世紀大戰上了天堂還是下了地獄。致力於中東民族和解,還搞了一個從以色列和阿拉伯青年中挑選成員的「東西韻集管弦樂團 (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的,2009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指揮巴倫邦(Danile Barenboim,現任柏林國立歌劇院藝術總監),也在新年致辭中,簡單精要一句:「We hope hope that 2009 will be a year of peace in the world and of human justice in the Middle East.」

但音樂歸音樂,樂迷對巴倫邦總有一點偏見,鋼琴天才,年幼便得福特文格納(Wilhelm Furtwängler)賞識,又有個大提琴名家的老婆(Jacqueline du Pré,但死得早),不知是忌妒,還是怎樣,巴倫邦指揮的功架不錯,但風評總是一般。再加上這場新年音樂會的曲目一出來,下半場開首連續三首《吉普賽男爵》,網友大叫怪異,都不看好。

新年音樂會宣傳看板 錯漏百出

反而音樂會過後,卻是一篇好評,巴倫邦該知道,去年的法國大師普雷特的銅管部奇峰突出,這回巴倫邦就回歸VPO的老本,管弦超級和諧,弦樂時而線條優美,時而乾淨俐落,有如軍樂,十分清脆。翻查Boskovsky 年代的現場錄音,也就是那麼「爽」。而且強弱快慢對比,都做得相當有見地,快爽慢柔,難得。(幸好明年普雷特再次出山,新人出戰的話恐怕壓力甚大。)

「爽」的不僅是音樂,巴倫邦的動作多姿,不禁讓人看著過癮,反而今年的芭蕾舞真的乏善可陳,倒不如巴倫邦下場跳,可能還精彩,可能更爽。而經驗老到的影像導演Brian Large,今年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分鏡安排得亂七八糟,現場直播版的海頓交響樂,還有指揮動作上很多有趣的細節都不見了,在DVD版「補鑊」才得以見天日,真是老貓燒鬚。(認真陰公)

好的逐曲分析,順便談談各曲的佚事。

上半場第一曲,《威尼斯之夜》序曲,本是老掉牙的曲目,但給本真派的阿農閣 (Nikolaus Harnoncourt)找出個柏林首演的版本,2001年首次搬上新年音樂會。這次就沿用這個版本,香港的宣傳展版卻說此曲為首次出演於新年音樂會,真是無言。(見上圖)

而巴倫波大師的節奏掌控,在這曲的tempo rubato中顯現得淋漓盡致,時而加快幾拍,時而拖慢幾拍,此曲難度就在此處。

Märchen aus dem Orient, Walzer op.444

而真正首次出現在新年音樂會是第二首,《東方童話圓舞曲》,此曲是小約翰晚年作品,獻給土耳其蘇丹,用了不少東方韻味的敲擊樂器,這首可謂是這場音樂會的精髓,單是聽了引子裡那兩音揉弦,簡直是維也納愛樂的弦樂最高境界的體現,聽畢此生無憾矣。

接著的《安娜波爾卡》,老掉牙的曲目,倒是該雄壯的部分,做出幾分軍樂的味道,不錯!《郵政快遞波爾卡》,新曲,也做得相當平衡。《南國玫瑰圓舞曲》,雖是指揮夫人的點播,但是開頭開得略嫌笨重,否則也做得很不錯。《魔彈波爾卡》,作狀的指揮搶去不少風頭。

輪到這次音樂會選曲最奇怪的部分, 下半場的頭三首,根據老巴自己的說法,是要搞個《吉普賽男爵》組曲。還好,1992年Carlos Kleiber之後沒人敢演的《吉普賽男爵》序曲,倒是有聲有色,靠巴大爺幾份作狀跳啊跳,救了不少場。《吉普賽男爵‧進城進行曲》小號很強,但比不上1990年梅塔來得清脆。《珍寶圓舞曲》有芭蕾舞擾擾漾漾,直播時看不清。DVD倒見巴大爺砍了不少反複,說到底還是怕大家悶著。但芭蕾舞的部分,男主角柏林國立歌劇院芭蕾舞團的總監 Vladimir Malakhov 老矣,疑似就著自己來編排,悶!

Valse espagnole

下面的《西班牙圓舞曲》 倒是甜品一曲,一切都很怡情,尤其是大提琴和敲擊樂器,怪不得巴倫邦奏畢此曲,露出個大笑容。《贊普嘉樂舞曲》就是老約翰史特勞斯的抽水歌,抽當時流行,Harold所作的法文歌劇《Zampa》的旋律拼湊而成。當年是《Zampa》流行,老約翰抽水,今天卻是《Zampa》無人識,要靠老約翰才能喚起一點回憶,真是風水輪流轉。

《電閃雷鳴波爾卡》 也是老掉牙,不過不失。《天體樂韻圓舞曲》,巴大爺竟說是在1987年卡拉揚大帝的新年音樂會第一次聽,聽後覺得不錯,現在要演,卡拉揚陰魂不散啊。話說回來,還是喜歡2004年Muti在第五個主題段作的強弱對比處理。

„Abschiedssinfonie“ Finale 5

《匈牙利萬歲!波爾卡》又有芭蕾舞,這個有趣得多,但為了展示風景,安排太多時間走來走去,不及2004年的《香檳波爾卡》那段來得緊湊。海頓《升f小調第四十五交響樂「告別」》安排得很好,本來慢板的部分,海頓也是這樣安排,逐個團員離開,最後指揮吹熄蠟燭。而這回,又是上演「團員造反」的戲碼,還加插巴倫邦為第二小提琴首席上大師班的戲碼。最後還是要罵Brian Large,現場本來最後團長(即第一小提琴首席),還調皮地給指揮來個揮手說bye-bye,現場直播時這個趣怪鏡頭,不見了。最後巴倫邦的表情,大家自己看吧。

„Abschiedssinfonie“ Finale 8

Encore 第一首,很久不見的《我們無所畏懼!波爾卡》,是小約翰把《威尼斯之夜》的旋律東拼西湊而成,這次體現VPO弦樂最強的特色。跟著新年賀詞,然後是海嘯也沖不走的《藍色多瑙河》,引子奏得很鬆散,兒童芭蕾舞也不怎麼樣,有點金玉其外……的感覺。最後《拉德斯基進行曲》,巴倫邦也和觀眾大開互動之門。

總體而說,指揮和樂團,「爽」極了 ,超有喜感,美中不足就是芭蕾舞了。

參考閱讀:2009年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指揮手記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