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eleted pearl of an Opera

27 10 2008

寂靜的寶馬山上,響起《唐·卡洛》義大利版中被裁減的「王后芭蕾」樂段。這是一段在法文原版出現,但在義大利語版被裁的樂段。《唐·卡洛》是威爾第最後一部主攻巴黎市場的歌劇。此前的幾套:《耶路撒冷》(《第一次十字軍中的倫巴第人》的改編版)、《遊唱詩人》的改編版、《西西里晚禱》,都在巴黎少有所成。因此,威爾第想以《唐·卡洛》,再創輝煌。

而威爾第所挑選的題材,簡單而言是西班牙版的楚平王以準太子妃為后的故事。的確,歷史總有驚人的巧合,戰國時有楚平王好色,在費無忌慫恿下奪太子建的未婚妻秦女嬴氏為后。而在1558年的西班牙,西班牙國王菲利浦二世(Felipe II de España)的妻子,人稱「血腥瑪莉」的英女王瑪莉一世(Mary I of England)逝世。國王新寡,卻逢卡洛斯太子(Carlos de Austria, Príncipe de Asturias)與法國公主瓦盧瓦的伊莉莎白(Élisabeth de Valois)訂親,不知是政治考慮還是真的好色,次年確把這法蘭西嬴氏據為己有。而卡洛斯太子數年後暴斃,惹來德國詩人席勒(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的不恰當的狂想,畢竟是「狂飆突進時期」的代表人物。

在席勒和威爾第的版本,卡洛斯和伊莉莎白情根早種於那楓丹白露的叢林中。但菲利浦王的號令,把但打斷了小兩口的甜蜜,還徹底粉碎了他們夢想。席勒還把一個西班牙貴婦,艾波利王妃生搬硬套為卡洛斯的太子妃,還加入一個太子的好友,波薩候爵羅迪高。

但這部劇本感情線路錯綜複雜,交匯纏綿:卡洛斯和伊麗莎白的苦命鴛鴦,陷於愛情和責任、榮譽而進退維谷;菲利浦得不到伊莉莎白的愛,艾波利得不到卡洛斯,兩人感情空虛,因而勾搭上;而戲中的男人有更多的政治壓力,菲利浦則活在父親卡洛斯一世的陰影之下,卻又無法擺脫天主教神權的壓力;羅迪高來自低地國家,希望慫恿卡洛斯太子到自己家鄉達致和平,但最後為救太子而死。坦言劇本戲劇張力雖很大,但感情線路如此「剪不斷,理還亂」,在短短幾小時內完整表達,難免給人被資訊轟炸的感覺。

威爾第的原版《唐·卡洛》, 正正是他創作的歌劇之中最長的。但在巴黎首演之前,時間冗長導致威爾第大幅刪減。當法語版轉為意大利版的時候,第一幕楓丹白露場景更被刪減,這令劇情顯得莫名其妙,苦命鴛鴦的戲分也被大幅削減,主角淪為大配角。今年9月香港上演得正是這個版本,或許搞得不少看倌一頭冒水。而《唐·卡洛》的未經刪減原裝版本,直至2006年才被Bertrand de Billy搬上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舞台,整場足足247分鐘,4個小時的歌劇唱腔轟炸,不是人人能消受。

Karajan version: 4 Acts in Italian, Images used under fairuse de Billy Version, 5 acts in French, images use under fairuse

而右方法語版的音樂雖然足本,但導演的編排就真的不敢恭維,皇后芭蕾成了無聊默劇 「艾波利之夢」,甚麼父慈子孝,家庭和睦,波薩候爵成了波薩pizza店的外賣仔。而在宗教判決場景 (auto-de-fe Scene),就變成了慈善晚會的光景,還有個不知所謂用德語所甚麼西班牙王室成員統統來到維也納國立歌劇院。不過必須承認,威爾第的原裝音樂的確很不錯,是被埋沒的珍品。當然不想要這些拉拉雜雜的東西,卡拉揚的四幕義大利文版也是上選,至少秉承卡大帝晚年「人聲鼎沸」的風格,喬來三隊合唱團(維也納國立歌劇院 、索菲亞國家歌劇院和薩爾茨堡節慶合唱團),和雄莊的柏林愛樂玩恐怖平衡,但玩得乾脆俐落,號樂悠揚。值得一試。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