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ision of Pushkin и Tchaikovsky

1 10 2008

普希金和柴可夫斯基的洞見

昨日,下午聞徐嘉諾道:「中學是女仔追男仔,大學之後就男仔追女仔」 ,夜裡得看某林姓博客倌大談毒男毒女,腦海中便浮現葉甫蓋尼·奧涅金(Евгений Онегин)這個小說人物,也即是同名小說中的男主角。這故事中男女主角實為相愛,但卻時空錯亂。簡單而言,先是T小姐(Татьяна)意亂情迷戀上O先生,寫信表白,卻遭O先生所拒。後來T小姐已為人婦,成為T太太,倒過來O先生死纏爛打,T太太唯有以此喝止O先生的追求:「Прошлого не воротить! (返回過去絕不可能!)」。

好的理論,萬試萬靈成定律;而有趣的是,奧涅金的故事雖由大文豪普希金寫於1820年代的俄國,但其翻版卻仍在21世紀的都會裡不斷重複播放,儼然這故事成了一個理論,一個定律,不過肯定反映了普希金的洞見。似乎柴可夫斯基對普希金這個洞見,別有洞見,最終在小說面世50年後寫成一套俄語三幕歌劇。當然,老柴絕不會原碟上菜,加鹽加醋在所難免,況且老柴開工之時,正值新婚燕爾後的風風雨雨。傳聞老柴視自己的性取向是「心理上的某種疾病」,因此娶個妻子可以醫好自己的「病」,然而婚後才發覺自己「無可救藥」。歌劇中,O先生拒絕T小姐中的說詞:「我愛你如兄長愛你一般(Я вас люблю любовью брата)」,看下去像是老柴對柴夫人的喊話。

老柴這套歌劇,可謂是挺少見地,在俄國內外的各大歌劇院的經典保留劇目名單上站穩腳跟;而且相信不少非俄裔愛樂分子接觸的第一部俄語歌劇,就是這 《葉甫蓋尼·奧涅金》,或許老普和老柴的洞見真的很容易引起不少人的共鳴。而近年來,隨著鐵幕被拆,蘇俄系的指揮、樂團、歌劇唱家頻頻到西方撈錢,經典音樂界不其然吹起了一陣俄國風。而這套柴氏歌劇,似乎是遍地開花,處處皆演,還是今年巴黎(巴士底)歌劇院的開幕作品。

這2008年,不知道為何DG和Decca不怕鬼打鬼,幾乎同時推出各自的版本的Eugene Onegin DVD。 Decca在前,Valery Gergiev 領軍大都會歌劇院,搭上自己的馬房:女主角Renée Fleming雖是美國人,但早在199x就和Gergiev有合作錄音,型仔男主角Dmitri Hvorostovsky更是Gergiev 一路由聖彼得堡帶到西方。

而DG在後,推出Daniel Barenboim在2007年薩爾茨堡音樂節的版本,帶得是獨一無二的維也納愛樂樂團,而歌手也是自己馬房:女主角Anna Samuil是Barenboim 在莫斯科挑到柏林國立歌劇院來的碩士,厲害的是小提琴學士,估計唱Thaïs的時候可以自己拉 Meditation 那段,不用勞煩 concertmaster;而Petter Mattei也貌似在柏林成名的。

比完陣容,比版本。一聽Barenboim版的第三幕,發覺沒了蘇格蘭舞曲,取而代之是一段賓客的合唱,就男主角的歸來,提出了一大堆疑問。查找資料後,發覺這個貌似是原版,蘇格蘭舞曲是老柴應友人的要求後加的。還有第三幕第一場的結尾,也是重奏這段蘇格蘭舞曲。感覺由蘇格蘭舞曲的版本有反諷的感覺,畢竟男主角說了和女主角書信場景的同一堆說話,有點反諷比較好。

最後比比布景,大都會版「一片空白」,白色的布景得人驚,但古裝戲。而薩爾茨堡的版本則是搬到1980年代的蘇聯,有蘇聯元帥的出現!當然,也引證了普希金詩文的魅力,在18xx年又得,1980年代又得,得左 (了)!這也令我對普希金和柴可夫斯基的洞見,不得不服。但怎麼看起來,這薩爾茨堡的製作有點指桑罵槐的味道,今日和1980年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處境相似的,又有哪個強國呢?難道我們這一代玩世不恭,浮游在情場,都是另一個葉甫蓋尼·奧涅金?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