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Lang Bangs on Yundi Li’s Field of Repertoire with the Wiener Philharmoniker

12 09 2008

Currently Listening
Chopin: The Piano Concertos
see related
蕭邦:e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 f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
郎朗/ 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 祖賓·梅塔

眾所周知,郎朗的「香港居民」同行李雲迪藉蕭邦國際鋼琴比賽一舉成名。朗郎這回竟得維也納愛樂共奏,還有梅塔大師加持下灌錄所有蕭邦鋼琴協奏曲,不知看在雲迪樂迷眼中是怎麼一翻滋味。但有趣的是,郎朗在13歲時參加第二屆柴科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的決賽之時,所演的也正正就是蕭邦《e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更藉此奪魁。不過話說回來今年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特為北京奧運獻奏一曲《中國人蓋洛普舞曲(Chineser-Galopp, Op.20)》。起奏之前,找郎朗來說明這個dedication。但郎朗那時卻說了英語。相信這華夏大地有不少大媽大叔認得這是個東方人,但卻滿口洋腔怪調,不知其所以然,維也納愛樂這份心意似乎不能有效傳播到最廣大的群眾了。

不太喜歡郎朗的洋人,有時會說他不是在彈鋼琴,而是在「bang」鋼琴。的確郎朗腕力充足,有些曲目可能會給人腕力過剩的感覺。郎朗也在CD封面小冊子上所載的訪問中承認,他想錄蕭邦,也是想「改善處理如歌唱般樂段的技術」。而實際上,郎朗也不是不懂得「避輕就重」,似乎在學伯恩斯坦,美其名來個「古典時代風格」,我倒感覺就是在把浪漫主義解放情緒的宗旨發揮到極致。

當然大師級的梅塔也不是省油的燈,拉大提琴這一出身,令他掌控下的維也納愛樂成為郎朗琴音的絕配。不知是否指揮們往往都會「偏心」自己以前主攻的樂器,梅塔一般都非常注重大提琴部和低音大提琴部。洽是這點,郎朗疑似過剩的腕力,有了一個很厚實的低音作支撐,產生了一個奇妙有趣的平衡。然而另一方面,兩組大提琴部往往是管絃樂曲營造節奏的關鍵一環,而梅塔對這兩個樂器部的「提攜」,令他指揮的音樂往往有強勁的節奏感,而指揮的舞曲便別具風味,往往令人聞之而欲起動。大家找找梅塔指揮的四屆新年音樂會(1990, 1995, 1998, 2007),聽聽其中約翰史特勞斯家族的舞曲便知。而蕭邦正正是來自波蘭這個愛好舞蹈的國度,他所作這兩首鋼琴協奏曲的終章都富有波蘭不同舞曲的節奏感(kujawiak, mazurka, krakowiak),梅塔帶動的節奏感,可圈可點。

不過我必須承認這個版本味道相對比較重,而且給人感覺有點老氣橫秋,畢竟梅塔是個老大師,郎朗的「童子功」也令他自己在這個錄音中像一條「老油條」。而且香港的「行貨」,也即是歐陸版,要等到11月才正式發售。或許問津者眾,有店家已經率先引進美版「水貨」。想省錢的朋友,可以等「行貨」。而且根據德意志留聲機公司的官網,國際版「行貨」還有附贈DVD的特別版(deluxe version)。不過這DVD不外乎是些訪問、錄音花絮還有表演片段。要看梅塔指揮,看新近再版的1990年,或2007年的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上大師的個人表演,似乎更妙。而至於訪問,有時郎朗的自信,令人感冒。這套美版CD封面小冊子上所載的訪問,已經說到:「我和這些(蕭邦)音樂已經共處多年,已經深入我的肋骨。」這種言詞,瀏覽一下就好,若被特別版的DVD來個多感官刺激,在下恐怕無福消受。所以美版CD,聽聽足矣。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3 responses

19 09 2008
小兔黑黑

很久以前(i.e. 2004)聽過郎朗live,很懶地寫了幾句:

「昨晚去了郎朗的音樂會,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慕名去聽,果然技術超凡,不過好像表現欲太強,未能進入「協奏」、「交響」的境界。俄羅斯的內歛瑰麗差一點,美國的霸氣多了點,可能是年輕吧。」

還是不太能接受他的演繹。

2 12 2008
www.preiserhoehung.de

Hey! I like your post “Lang Lang Bangs on Yundi Li’s Field of Repertoire with the Wiener Philharmoniker" so well that I like to ask you whether I should translate and linking back. Please give me an answer. Your Preiserhhung

4 12 2008
爱宝

梅塔的‘重手’和Foster的清爽成了强烈对比。
从来对Mehta不大感兴趣。这两首肖邦协奏曲并未能算最上乘的演绎。独奏方面郎朗有好些神来之笔,但梅塔显然不大能够配合,节奏的掌握也没有Foster的稳健。
陈萨的肖邦比李云迪老练得多,音色也更大气。比较郎朗,陈萨的框架造得好,郎朗的演奏则较细致。
论音效,陈萨的SACD的确胜过DG不止一筹。
听过陈萨和郎朗的肖邦两首协奏曲,你会丧失对李云迪版本的兴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