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janists around us

9 05 2008

 

最近購得紀念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1989)百歲冥壽的紀錄片
畢竟自己是卡拉揚時代的最末期出生
自幼培育出來的品味
可謂難脫卡拉揚遺風

論個人喜好
卡洛斯克萊柏(Carlos Kleiber, 1930~2004)更得我心
但畢竟傳世的紀錄不及卡拉揚來得廣泛
且卡拉揚也是我最早接觸的指揮
(1987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我出生後的第一次)
或多或少也影響自己的品味

卡拉揚的musicianship, nazi past 還有晚年和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的風風雨雨
固然惹人爭議
而大量的後期加工
或許在事事求真的今天也是不可能
而且有時個人對卡拉揚處理也有些微言
或許懂得批評自己喜歡的音樂家
才是開始懂得欣賞音樂

但看見卡拉揚的紀錄片
不僅想起身邊不少Karajanists
固然某位老師是典型的Karajanist

「當他發現不能盡得他所能得到的東西時,他就會非常專橫。」

「很簡單的:當他出現時,就是優質的保證」

當然其他Karajanists 未必那麼有霸氣
可能正確點說是 Beethovenists
和卡拉揚在處理音像製品得太度相似

就如在新到的歌劇《1984》的DVD中
Lorin Maazel 為該DVD小冊子寫道
「Come molti compositori non amo la mia musica fino in fondo
(像很多其他作曲家,我也不完全喜歡自己的作品)」
聽過《1984》後
感覺的確缺乏一點creativity
順道議之 不另設 entry
歌雖非皆曲 但選取的場景 和 表演 相當不錯
原著的吸引力也該足以搭救

就在唱片鋪所見
似乎《1984》的入貨
比同期出版的三套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輕歌劇要多
不知道會否錯估本地樂迷的口味了。

大量Cap圖自《1984》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