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樂事回顧

31 12 2007

新年又至,又是時候「溫故創新」。或許該掃描一下過往一年經典音樂界的幾個片段

期待、祈禱和猜謎

DVD neujahrskonzert 2008


地的都有各式各樣的新年音樂會。但世人總愛維也納,總是偏心於維也納愛樂(Wiener Philharmoniker) 的新年音樂會。或許每年經典樂界最大的謎團,便是下一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是何人。今年梅塔(Zubin Mehta)四度登場過後,愛樂方面拋出一個「新人震撼彈」──年過八旬的普萊特 (Georges Prêtre)。高壽的大師難免有點令人擔心,或許不少曾納悶過,誰會是替補指揮。但時至今日,萬事大吉,第一場的預演應該順利完成。大家先在該有心情想像一下,老約翰史特勞斯筆下,三拍子的《馬賽曲》是甚麼樣子。

梅塔的四度登場

Mehta2007DVD


到年頭的新年音樂會,總體而言還是凸顯了梅塔的特色──節奏感強烈。梅塔是拉大提琴出身,畢竟會有點對大提琴有所「偏心」,比起在其他指揮麾下,大提琴明顯是響亮不少。或許這也是《威尼斯嘉年會幻想曲》中,第一小提琴部「集體造反」的理由吧。

指揮界的政治奇才

Mariinsky2007

過今年,聖彼得堡的新年音樂會也出了DVD給人看,或許是讓世人看看新的馬林斯基音樂廳,內容也有點驚喜。格吉耶夫(Вале́рий Абиса́лович Ге́ргиев) 可不是一個「蛋頭藝術總監」,很懂得撈政治。為了取得北京的國家大劇院的「破蛋權」,不惜與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砍合同,哪怕自己是大都會的首席客指。不過這個大鬍子的音樂成就,今年來看也比較平淡,把俄版《尼伯隆根的指環》帶到西方的計劃相當不暢,好評不多。老格或許想年底在大都會靠《戰爭與和平》這套老本扳回一城,但北京這只「水中蛋」的誘惑的卻驚人,還有蘇共多年的「教育」所使然,倒是恐怕格吉耶夫在美國的名聲恢復需時。破蛋過後,老格又匆匆趕回聖彼得堡,或許想憑莫札特《魔笛》,證明自己能搞好德奧系的作品。不過,莫札特這套歌劇一點也不省油,2006年慕提(Riccardo Muti)在薩爾茨堡和維也納愛樂合作,照樣出事,風評一般,倒是唯有靠歌手和布景搭救。

幾乎被遺忘的大師


從與斯卡拉大劇院的風風雨雨過後,慕提幾乎沒有在大家面前怎麼個現身,演出倒是有,可錄音其少,今年除了和列賓(Vadim Repin)、維也納愛樂錄了套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外,便不太見慕提的錄音。這是怎麼回事,大家還不得而知,或許還在鬧情緒病,不過在這樣下去,慕提或真會被人遺忘。

又一套馬勒

Boulez Mahler 8


布列茲 (Pierre Boulez) 的馬勒,一向給人與冷酷的感覺,但這套第八給人的感覺卻是熱情不少,或許是千人交響樂,而非馬勒縮在一角寫下的個性表現。而柏林國立樂團的表現也是相當驚人,該是巴倫波因(Daniel Barenboim)訓練得法。

今年離我們而去的人

Beverly Sills 和 Rostropovich的確是令人惋惜,大家都不太舒服。反倒是大胖子「破瓦落地」的離開,倒是感覺他早點解脫為好。畢竟他的聲音在1990年代就已經開始下滑。本來覺得可以淡然處之。但發覺和懷念香港的九廣鐵路一般,縱使其在時如何憎恨,但當意識到他永遠離開,心中還是有點傷感,不過Pavarotti 比起KCRC,明顯Pavarotti 並不可憎。不過,大家對他的「美聲」可是褒貶不一,也因此覺得老杜和老卡更高一籌。Domingo和Carreras固然可敬,但Pavarotti的自知之明也相當可貴。他唱的角色不多,但很少見他在錯誤的時候,唱錯誤的角色。或許今天的歌手,未必能如此吧。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