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夫曼斯塔爾與《玫瑰騎士》

19 11 2007

李歐梵--樂壇點滴:
《明報月刊》十一月號

九月底,香港管弦樂團在名指揮艾度‧迪華特領導下,以音樂會形式演奏李察‧史特勞斯的歌劇《玫瑰騎士》(Der Rosenkavalier)。在此之前,台北的國家交響樂團則把全套歌劇搬上舞台,請來德國的一個歌劇團參加演出,一時造成台港兩岸的轟動。我沒有去台灣,卻在香港躬聆兩場,大為過癮,並曾在《明報》我的專欄中寫過樂評

歌德之後,無人出其右

  但我覺得此次演出美中不足的是劇本介紹太少,因為作者是鼎鼎大名的奧國劇作家霍夫曼斯塔爾(Hugo von Hofmannsthal,一八七四—一九二九),他和史特勞斯一共合作了四部歌劇﹕《深宮情仇》、《玫瑰騎士》、《亞尼安奈在納克索斯》和《沒有影子的女人》。其中以《玫瑰騎士》最有名也最受歡迎。這四齣歌劇的故事五花八門,內中希臘悲劇、神話和傳奇,應有盡有,卻沒有一齣是反映當代社會的寫實劇,只有《玫瑰騎士》是借古諷今的——以十八世紀的懷舊題材來反諷十九世紀維也納貴族的沒落和資產階級的興起。在音樂層面而言,即使是表面上史特勞斯在向莫札特致敬(該劇中的奧克斯伯爵就有點《費加羅婚禮》中男爵的影子),其實是霍夫曼斯塔爾在諷刺自己的階級﹕他本人就出身於貴族,卻和一個銀行大亨的女兒結婚。想當年他少年英姿風發的樣子,說不定和劇中的奧達維安有幾分相似。在另一位奧國名作家茨威格的回憶錄《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史行果譯)中就有一大段描寫這位少年詩人﹕當時(十九世紀末)霍氏還是一個中學生,已經登台朗誦自己創作的詩劇,成了「青年維也納」的領袖,受到同輩和長輩的稱羨;劇作家顯尼志勒(A. Schnitzler)就說﹕「如此完美的詩句,形象巧奪天工,音樂性如此鮮明,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寫過這樣的傑作,我們甚至以為,自歌德之後,無人出其右……我覺得自己生平第一次遇見一位天才,後來我一生中再也沒有如此強烈地震撼過。」天才霍夫曼斯塔爾和史特勞斯碰在一起,當然擦出藝術的火花來了。

《玫瑰騎士》的首創者是霍氏。他原來的故事諷刺性更強,以奧克斯伯爵為主角 ——這個上了年紀而語氣粗魯的沒落貴族,卻要和比他年輕得多的中產家庭(以金錢捐了個貴族名義)的千金蘇菲結婚,最後終於在被戲弄一番之後而作罷。劇中第二幕他派了使者奧達維安拿了一朵銀色玫瑰去代他求婚的細節,全屬霍氏杜撰,維也納貴族根本無此儀式。到了史特勞斯手中,女高音的戲變得愈來愈多,奧克斯伯爵反而成了大配角了。三個女高音當中,除了蘇菲是唱莫札特式的女高音外,奧達維安也由次女高音飾演,女扮男裝,後來又男扮女裝假作侍女,故意去引誘和戲弄老伯爵,在第三幕中的酒店中大鬧一場。最重要的改動是加重了另一位女高音——元帥夫人——的分量。多年來我聽史華茲考芙(E. Schwarzkopf)唱此角聽得入了迷,對她美人遲暮的心態和推己及人(把自己的年輕情人讓給比她年輕的少女)的高貴氣質大為傾倒,原來卻都是史特勞斯的音樂帶出來的。此劇最後的女聲三重唱實在美到極點,配上美妙的管弦樂伴奏,真是如入仙境,我且稱之為「抒情時辰」,此意已有另文論述甚詳,此處不贅。

中譯歌詞能雅不能俗

  然而此次在港看此劇,由於飾演奧克斯伯爵和奧達維安的兩位歌唱家——Franz Hawlata和Michelle Breedt——表演十分精彩,唱作俱佳,讓我連帶也注意到舞台頂上的中英文翻譯字幕,這才發現一個不大不小的紕漏﹕英文譯文雅俗並重,例如奧達維安喬裝侍女與伯爵調情時用了不少英國俗字和俗音(如不發「h」音,如把「her」變成「’er」),但中文字幕卻一味故作典雅,雖不無佳句,但俗話的味道盡失。換言之,該劇中的「階級矛盾」也完全消失了。負責字幕編輯的是香港翻譯界的名家陳鈞潤,但譯文絕非出自他手,因為他在其他歌劇——如Man of La Mancha 的譯文中用了不少廣東俗話,傳神之至。為什麼這次在香港觀眾面前不用點廣東話?說明書上又說﹕「中英文字幕由DG環球唱片有限公司提供」,但未注明譯者,這就更加不敬了。譯者也應當受到尊重,即使我在此對譯文有所批評。

為什麼原作者霍夫曼斯塔爾故意用俗話俚語?除了加強喜劇氣氛外,我想他也故意要以平民的語言來諷刺貴族的沒落,事過境遷——從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末——之後,維也納的貴族血液早已不純了,因為在沒落之際必須與中產階級通婚,而奧國的新興中產階級並不如英法兩國的強大,所以也不能完全取而代之,而且還要處處逢迎貴族,附庸風雅,花錢支持藝術活動。這兩個階級在政治上倒是大致合拍的,都支持君主立憲式的民主,然而城市群眾(或曰普羅階級)的力量也逐漸興起,雙方的張力和矛盾,構成了《玫瑰騎士》故事的真正歷史背景。霍氏當然並不主張革命,到了史特勞斯手中,這點階級意識也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音樂上的抒情和三位女高音唱出來的優美旋律。妙的是﹕全劇最膾炙人口的那首圓舞曲(本非貴族的舞蹈),卻是先由樂隊後由奧克斯伯爵唱出來的。

  注﹕關於十九世紀末維也納的政治和文化背景,可以參看卡爾.休斯克(Carl Schorske)的學術名著﹕Fin-de-si卖cle Vienna: Politics and Culture, New York: Knopf, 1979;中譯《世紀末的維也納》,黃煜文譯,台北﹕麥田,二○○二)。


管理項目

Inform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